第280章 要你好看
书名:快穿之黑化女配她最甜 作者:小菲菲 本章字数:2331字 更新时间:2021/07/26 03:25:01

牧宠翻遍整个别墅区都没有找到苏芮溪的影子。

蒋琉璃打了几通电话,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牧宠心中焦灼,如果苏芮溪出了事,她可没办法给苏芮溪的爸妈交代。

蒋琉璃安慰着说道:“牧姐姐,苏老大如果躲着不出来,你怎么也找不到她。”

“总不能等她自己回来,如果出事怎么办?”

“牧姐姐不用担心,苏老大只是在置气,解气后就会回来。”

蒋琉璃是苏芮溪的好朋友,蒋琉璃这样说牧宠别无他法,只能静静等着。

苏芮溪都在灌木丛中,目光灼灼地盯着牧宠和蒋琉璃。

她蹲在地上,将下巴枕在膝盖上,苏芮溪噘着嘴赌气地说道:“牧姐姐就是大坏蛋!”

“有司焕哥哥了,还跟我抢罗哥哥,最讨厌了!”

这时,苏芮溪的肚子发出一阵咕咕咕的声音,她扁扁嘴,皱着眉揉揉肚子。

“好饿。”

“要不要回去?”苏芮溪自言自语道:“牧阿姨做的饭特别好吃。”

“可是回去了,不就相当于认怂了吗?”

“我才不会原谅牧姐姐!”苏芮溪腾地从草地上站起来,吃饱是一回事儿,原不原谅牧姐姐是另外一回事。

“就这样回去吧。”

苏芮溪握着拳头,严肃地说道:“不管牧姐姐说什么,我都不会原谅她的!”

苏芮溪说着,自顾自地按照记忆走回牧宅。

忽然她的肩膀一沉,苏芮溪吓了一跳,她战战兢兢地回过头,“是你?”

苏芮溪甩掉秦阮阮的手,眼中满是厌恶,“别碰我。”

秦阮阮咬咬牙,这个臭丫头找到机会一定要好好收拾她!

秦阮阮皮笑肉不笑地收回手,“你怎么在这里?”

苏芮溪翻个白眼,“用你管。”说罢头也不回地向前走。

苏芮溪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发出一阵敲鼓声,秦阮阮捂着嘴笑,这个死丫头不会又离家出走了吧。

秦阮阮追上苏芮溪,“你和牧宠吵架了?”

“不用你管。”

“如果没地方去,不如先去我家?”

苏芮溪停下脚步,说道:“真的可以?”

秦阮阮脸上的笑意渐深,“当然可以。”

牧宠不停地看时间,已经过去一晚上,根本没有苏芮溪的影子,牧宠一夜没合眼,眼下一片无乌青色。

蒋琉璃叹气,“电话还是打不通。”

牧宠心如死灰,苏芮溪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可要怎么办!

听到门外的动静,牧宠腾地站起身,她急忙打开门,苏芮溪的妈妈正凶神恶煞地等着牧宠。

牧宠愣住,苏芮溪的妈妈怎么来了?

苏芮溪的妈妈阴沉着脸,将牧宠一把推开,“我女儿呢?”

牧宠垂下头,她咬着嘴唇,小声说道:“对不起,苏芮溪……”

苏母瞪大眼睛,“苏芮溪呢?!”

牧宠吸口气,沉声说道:“她昨夜跑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这都是她的错,如果她再小心点,就不会让苏芮溪跑出去。

“你这个死女人!”苏母扬起手,用尽全力扇了牧宠一巴掌。

牧宠的脸随着苏母的动作甩了过去,她的半边脸颊火la辣地疼,脑袋嗡嗡地响个不停。

“你,你怎么能打孩子!”牧母心疼地看着牧宠脸上的五指巴掌印,女儿长这么大,她还没舍得打过,竟然让一个外人扇了巴掌。

牧宠心里该有多委屈。

牧宠咬着嘴唇,缓声说道:“妈咪,我没事。”

“你快点还我的女儿!还我女儿!”苏母掐着牧宠的脖子,“你说,是不是对我家芮溪做了什么!你快点把我的女儿还给我!”

“对不起,我会尽快找到她。”

“你这个疯女人,快点放开我女儿!”牧母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掰开苏母的手。

牧宠的脖子多了一圈紫红色,让牧母心疼的直掉眼泪。

苏母眈眈地盯着牧宠,“如果今天晚上我见不到我女儿,你就等着住监狱吧!”

说完,苏母气势汹汹地转身离开。。

牧宠瘫软在地上,苏芮溪到底去哪里了?

“牧宠没事吧!”罗溪听到消息后,急忙赶来。

他看到牧宠脸上的巴掌印和脖子上紫红色的掐痕愣了愣。

“牧宠……”看到这些伤痕,罗溪心如针扎。

牧宠双目空洞地望着前方,淡淡地说:“我没事。”

“现在要紧的是找到苏芮溪。”

“我和你一起找。”罗溪有些懊恼,懊恼自己帮不上牧宠的忙,让她遭遇这种事情。

“老公,你放心吧,很快就会找到的。”昨天还好端端牧宠,今天伤痕累累,把潘甜甜心疼坏了。

“苏芮溪的妈妈下手真狠,之前苏芮溪离家出走不见她跳楼自杀,现在苏芮溪自己赌气离开,就拿你出气。”

“都怪我没照顾好苏芮溪。”牧宠想到苏芮溪现在还不知所踪,眼泪忍不住地往下掉。

潘甜甜急了,“这怎么能怪你呢?”

“离家出走的是苏芮溪自己,别往自己身上推。”

牧宠哭的泣不成声,潘甜甜叹声气,只好安慰似地拍拍牧宠的肩膀,“她都十几岁了,说不定知识躲在哪里了。”

“对,牧学姐,我们都来帮忙,一定很快找到的。”司焕也给牧宠鼓气。

牧宠无力地点头,如果苏芮溪真的出个什么三长两短,她怕是没脸见苏母了。

“我再去附近看看。”

牧宠和几人分别后,在路上四处张望着,但愿苏芮溪能安然无恙。

走到一个胡同口,牧宠感觉背后有一阵冷风,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忽然,一双手捂着牧宠的嘴巴,牧宠惊恐地瞪大眼睛,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那个人的力气特别大,牧宠手无缚鸡之力地被那个人拖到巷子深处。

到底是谁?!

“牧宠,是不是你!”

牧宠皱眉,这声音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周震南用力捏着牧宠的肩膀,将牧宠粗暴地往墙上撞。

牧宠紧皱着五官,背脊和冰冷的石灰墙壁撞在一起,牧宠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牧宠整个人都贴在墙面上,她慌乱地看着眼中充满杀气的周震南。

“你想干什么?”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