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放过
书名:快穿之黑化女配她最甜 作者:小菲菲 本章字数:2272字 更新时间:2021/07/26 03:25:01

男人的眼睛瞪得跟核桃似的一样大,黑色的瞳仁中满是惊恐和失措。

他的脸色惨白如纸,身体不停地颤抖着,“你知道本小爷是谁吗?你要是敢杀我,我就让你偿命!”

牧宠眸子凛然,她勾起唇角,冷笑几声说道:“杀了你再严重点我不过是赔上一条命罢了。”

她哼笑着贴近男人的耳畔,小声地说:“最起码我去黄泉路上不会孤单。”

男人的脸像是苦瓜似地皱在一起,他怒气腾腾地瞪着牧宠,呲着牙咧着嘴,跟一只疯狗似的。

“你这个疯女人!”

牧宠笑容狰狞,再加上咯咯的笑声,格外地诡异。

她玩弄着手中的簪子,在男人的眼前晃动着,时而逼近男人的脖颈,时而贴近他的瞳孔。

这么几次折腾下来,男人无力地瘫软在地上,身体抖得更是跟筛糠似的。

“到底出了什么事!”

牧啸天威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他板着脸快步走了进来。身后紧跟着玉夫人,今日是老夫人的寿辰,绝对不能因为这种事情惊动她。

看到地上光着膀子的男人又扫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牧宠和不停地在抽泣的青禾。

最终,目光定格在牧宠身上。

在院子外的时候,这件事情他略有耳闻。

“你不去和你祖母贺寿,在这里做什么?”他看着牧宠,冷声说。

她撩起眼皮,看着牧啸天,朝他简单地行了一个礼。

旋即绷着脸,指着瘫软在地上的男人,厉色道:“这个男人闯入女儿的闺阁,居心叵测。牧府现在贵人众多,若是这个男人做出什么令人咋舌的事情,岂不是丢了牧府的脸面?”

她说的有理有据。

“牧将军,不是我故意要闯进来的!”男人看到牧啸天,脸上露出欣喜的笑。

他跪在牧啸天脚边,指着一直在哭的青禾,大声地辩解道:“是这个女人勾引我!”

转而赤红的眼睛恼羞成怒地瞪着牧宠,“是你牧府的下人作践,想要攀高枝,勾引本少爷,如今还想倒打一耙不成?”

牧宠的眉头拧着,她几步上前,毫不客气地甩了男人一巴掌。

然后跪在地上,向牧啸天磕了一个头。

“这件事情还望父亲替青禾做主。”她说着,眼圈逐渐酸热,“女儿本想去向祖亲贺寿,不成想新作的衣服沾上脏东西。女儿便遣青禾回房拿几身新衣裳,结果就遇到这种事情。”

她抬起头,泪眼朦胧,声音哽咽着,“若是女儿自己回到闺房换衣服,那么女儿的清白……”

她埋下头,声音越来越小,直至让哭泣声遮住。

这件事情细思极恐,仿佛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她的舞衣被毁掉,她因此耽误了献舞,在去寿宴的路上下人又碰巧弄脏了她的衣服,如果不是青禾替她走了这么一遭,后果可想而知……

这么多巧合凑在一起,明显是故意有人在背后操纵!

好狠的心,这是想让她身败名裂!

在这极其重视女人清白和家族名誉的古代,她这种闺阁女子一旦被传出什么不好的事情,那么她这辈子都毁了!

如此想着,她眸子中染上一抹厉色。

到底是谁想置她与死地。

而且这段剧情已经完全偏离原小说,只要寿宴上她不作妖,这场寿宴不会出任何差错。

现如今突然多了这么一连串的事情,定然是改变剧情之后造成的蝴蝶效应。

“本爷没有!”

牧啸天紧盯着牧宠,半晌才缓缓地说:“放了他吧。”

放了?

牧宠以为自己听错了,她错愕不已地抬起头,惊讶又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牧啸天。

“爹爹,你这话什么意思。”

牧啸天甩着袖子,一字一句地说:“他是未央卫尉之子赵德泽。”

转而,他将目光转向青禾,淡然地转过身,悠悠地说:“事已至此,就将青禾嫁给他吧。”

青禾停下哭泣,视死如归地耸拉着脑袋。

她不过是个下人,能嫁给未央卫尉之子已经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如雷轰顶,牧宠浑身凛然,脑袋里蓦然一白。

她急忙站起身,紧跟在牧啸天身后,“爹爹,这件事情明显是他故意的,怎么能将青禾嫁给他!”

青禾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他淡淡的一句事已至此,嫁给这个畜生就直接将这段事情了结了?

牧啸天根本不理睬她半分,似乎对这件事漠不关心。

这对牧宠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在她所受的教育中,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不管是谁做错了事情,都应该受到惩罚。

而不是因为对方身居高位,受欺负的一方身份低微,这件事情就可以这么不了了之了。

“爹爹,如果受到ling辱的人是我呢?!”

牧宠停下脚步,握着拳头,冲着牧啸天的背影大喊道。

“如果受到零辱的不是青禾,是我呢?爹爹也要这么把我嫁给这个畜生吗?!”

她仓皇地笑起来,无比讽刺。

青禾的委屈不是委屈?青禾的命不是命?如果她真的嫁给这个叫赵德泽的畜生,那么青禾以后可怎么办?!

她现在不过才十几岁,在现代社会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初中生。

“荒唐!”

牧啸天呵斥一声,“啪”的一声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

牧宠只觉得眼前一黑,她的身体登时失去重心,不受控制地栽倒在地上。

眼前忽明忽暗,耳边嗡鸣声不断。尤其是被打的那半边脸,起初有一股烧灼感,一股刺痛感随之而来。

“老爷呀,你这是干什么!”

玉夫人大惊失色,心疼不已地看着瘫倒在地上的牧宠,“这可是大姑娘呀,她又没做错什么,老爷怎么下这么狠的手打她。”

“孽障,你说的这是什么话!”牧啸天指着牧宠,眼睛中的怒气不减。

“大姑娘,你认个错吧。”玉夫人撇着眉,含着泪握着她的手,凉得惊心。

牧宠撑着地,摇摇晃晃地站起。她捂着半边脸,目光无比坚定地看着牧啸天,“我没有做错,我也没有说错。”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